「媽咪,妳說有人想約我和他見面?」飛揚問汪能靜。

  

汪能靜點了點頭,答道:「他說他叫做徐思賢,是你親生父親的好朋友,有些事情想要當面和你說,要和他見面嗎?」

 

飛揚看了看汪能靜,從她的眼神看得出來,似乎是希望自己能和徐思賢見上一面。

 

「那麼,要在那裡和他見面呢?」飛揚問道。

 

汪能靜知道飛揚想和徐思賢見面了,很高興地說:「他和你約在風尚人文咖啡館,在忠明南路上那間,時間是這禮拜六中午十二點,你真的要去的話,我就回覆他。」

 

「嗯,我會準時去的,就麻煩媽咪和他連絡了。」

 

到了那天,飛揚和佳欣帶著玉嵐一起赴約,遠遠地,他看到一個男人朝著自己走了過來,飛揚知道,那應該就是徐思賢了。

 

「請問,你是林飛揚先生嗎?」徐思賢問道。

 

「我就是,那你就是徐思賢先生了,依照輩份,我應該要叫你叔叔,你就直接叫我飛揚吧。」

 

「那我就叫你飛揚吧,這二位應該就是你的夫人和女兒吧。」

 

「嗯,這位是我的太太,名叫俞佳欣;這位是我女兒,叫玉嵐;玉嵐,這是徐爺爺。」

 

「徐爺爺好。」玉嵐有禮貌地向徐思賢打招呼。

 

「乖,大家都坐吧,先點餐,等下我們慢慢聊。」徐思賢招呼眾人坐下,服務生立即拿來菜單,眾人點好菜後,服務生便退了開去。

 

「徐叔叔,請問你今天找我是有什麼事要和我說嗎?」飛揚問道。

 

徐思賢答道:「相信你應該知道,我是你父親的老朋友吧,所以,我今天來,是要和你說一下你父母親的事的,你就會知道,你母親不是有意要拋棄你的。」

 

於是,徐思賢開始緩緩的訴說起那段過去……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「居易,你今天有比賽吧?」徐思賢問好友林居易道。

 

林居易點了點頭,答道:「是啊,今天我們和東峰國中有比賽,有空可以來看一下,看我如何大展神威哦。」

 

「你還真敢說啊。」徐思賢不忘揶揄一下好友。

 

就在此時,下課鐘聲響起,在教室內的學生們紛紛像是脫兔般地跑出來,有二個女學生互相追逐著。

 

「還給我啦!」追在後面的女學生對跑在前面的女學生說。

 

「好一封文情並茂的情書,正所謂好文共欣賞,身為妳好友的我,自然要拿出來和大家分享啦。」

 

那女學生沒注意前面的路況,所以不小心就撞到了林居易,還好他反應快,所以不但沒跌倒,還能穩住對方的身子呢。

 

「同學,妳沒事吧?」林居易問對方道。

 

「我……我沒事。」那女學生的臉頓時像是蘋果一樣紅了起來,她害羞地回答著林居易的問題。

 

林居易說道:「沒事就好,下次可要注意一點啊,別在跑的時候沒注意看前面哦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我會注意的。」

 

待那二位女學生離去後,徐思賢一把勾住林居易的脖子,說道:「好小子,你還真是艷福不淺啊,你可知道那個撞進你懷中的是誰?是咱們學校的校花之一呢,,她叫楊雅文,而且就在咱們隔壁班。」

 

林居易說:「我又怎會知道?別忘了我可是經常因為比賽而沒來學校啊。」

 

的確,身為學校校隊的一員,林居易就經常因比賽需要,而沒去上課,還好學校有特別寬容,不然以他缺課的次數,老早就被退學了。

 

而林居易沒有想到的是,因為這一撞,而使得他和楊雅文二人的生命開始有了交集。

 

在這一次的事件後,又過了幾天,這一天,剛好林居易沒有比賽,他就乖乖的跟著大家一起上課。

 

「思賢,你有沒有多帶便當啊?」林居易問徐思賢。

 

「沒有呢,誰叫你第二節下課時就把便當給吃掉了,自己想辦法吧。」徐思賢像是在保護珍寶般地,把自己的便當捉得緊緊的。

 

「那個……如果不嫌棄,我有多帶一個便當來,一起吃好嗎?」突然一個女聲從教室門口傳來,林居易和徐思賢一看,竟然是前幾天那位女同學!

 

徐思賢拍了拍好友的肩膀,說道:「好小子,看來人家對你有意思哦,好好把握機會啊。」

 

林居易和她來到操場旁的階梯,楊雅文拿出自己多準備的便當,遞給了他並說:「不用客氣,吃吧。」

 

「那麼,我就不客氣囉。」林居易接過便當,打開一看,哇!好豐盛啊,他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。

 

相較於他的豪邁吃相,她就秀氣多了。

 

「好吃嗎?」楊雅文問道。

 

「嗯,好吃好吃,真是好吃,這是妳自己做的便當?」林居易此時已經把手中的便當給吃完了,他這才問道。

 

「對啊,這可是我親手做的哦,除了我爸爸之外,你是第一個吃到我的手藝的男生呢。」楊雅文說道,她很高興,因為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如此捧場,內心自然是很高興的。

 

「真的很難得呢,一般來說,還在求學的女生,大多是以課業為主,根本不太可能會去學烹飪呢。」林居易說道。

 

「我自己本身就對烹飪有興趣啦,再加上我媽媽很早就過逝了,所以……」楊雅文說到後來有些哽咽。

 

忽然,她看到自己的眼前出現一條手帕,原來是林居易遞給自己的,她對他投以感激的眼光。

 

情愫,也悄悄地在兩人心中萌了芽……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徐思賢講到這裡時,先停頓了一下,因為此時服務生剛好送上餐點。

 

林飛揚也不催他,先招呼女兒吃飯。

 

「我講到哪裡了?」徐思賢問道。

 

「徐叔叔講到我爸和我媽兩人一起吃便當,然後我爸遞了條手帕給我媽那裡。」林飛揚答道。

 

「哦,對對對,就是這裡,也就是因為這樣,你媽媽就更加喜歡你爸爸了。」徐思賢頓了一頓,然後又說:「後來他們兩人就開始交往了……」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林居易和楊雅文因為經常在一起吃便當,所以感情愈來愈好,成為正式的男女朋友。

 

徐思賢其實也很喜歡楊雅文,但是他認為友情比愛情更加重要,所以他不但不想辦法橫刀奪愛,反而會幫著他們倆,讓這兩人的感情加溫。

 

「喲呵!大學畢業了!」楊雅文和其他同學一起歡呼,然後一起把學士帽拋向空中。

 

「雅文,恭喜妳畢業啦。」林居易手上捧著一束花,走到她面前。

 

「哇!好漂亮的花哦!謝謝你,居易;思賢呢?他怎麼沒和你一起來?」楊雅文沒看到徐思賢,順口問道。

 

「他啊,他說要慶祝妳畢業,所以先去餐廳佔位置囉。」林居易答道。

 

「既然如此,那麼我們就來去好好吃一頓吧。」楊雅文勾著林居易的手,兩人一起走出校門。

 

「居易、雅文,你們來啦。」徐思賢看到兩人,走上前打招呼,引導他們倆走到預先訂好的位置上,然後才示意服務生可以準備上菜了。

 

菜餚一道道的端了上桌,三人一起享用美食,徐思賢對林居易問道:「居易,你台體也畢業了,接下來你打算要怎麼辦呢?」

 

林居易看了看楊雅文,然後答道:「自然是先去雅文她家,向她爸爸提親,然後我就要去日本打職棒了。」

 

「居易,你這想法是不錯啦,可是你第一次去人家家裡,就開口說要娶人家的女兒,這樣會不會太過冒失啊?」徐思賢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,畢竟他父親是家公司的老闆,所以他見過的世面自然比較多。

 

「思賢,不會啦,我爸爸不會介意的啦。」楊雅文說道。

 

徐思賢看了看眼前這對情侶,心中一直有股不好的預感,他直覺認為,楊雅文的父親一定會介意的。

 

「什麼?!你說你要娶我女兒?!」楊傳道驚訝不已,他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的林居易。

 

「是的,伯父,我和雅文交往了好幾年,現在她大學畢業了,我想說時機成熟了,所以想娶她做妻子。」林居易誠懇的說道。

 

楊傳道看了看林居易,問道:「那麼請問你,你有穩定的收入嗎?」

 

林居易也很老實,回答道:「目前還沒有,但是我會去找的!」

 

楊傳道又問:「那麼請問你,你會什麼?有辦法找到工作嗎?」

 

「我會投球,所以我有辦法找到球隊的!」林居易答道。

 

「什麼?!打棒球?!能賺多少錢啊?!我不准你們結婚!」楊傳道大聲的說道,因為在他的認知中,打棒球的人是賺不了什麼錢的。

 

「爸!你別這樣啊!居易他真的很厲害的!我相信他一定能賺到錢,不會讓我吃苦的!」楊雅文從廚房中走出來,跪在楊傳道面前央求道。

 

「總之,我是不會答應的!」楊傳道也很固執。

 

楊雅文此時也有點火了,她站起身來拉著林居易,說道:「居易,我們走吧!我們不要求他了!」

 

楊傳道也生氣了,他大聲的說道:「走啊!妳有種妳就和他私奔!只要妳一踏出家鬥,就別再給我回來!」

 

「走就走!居易,咱們別理這固執的傢伙!」楊雅文拉著林居易,一起走出了楊家大門。

 

徐思賢知道此事之後,先幫兩人找了個落腳的地方,讓兩人先住下。

 

「思賢,你能幫我們安排去日本嗎?我們決定要去日本了。」林居易說道。

 

徐思賢說道:「這沒問題,可是你真的有辦法在日本找到球隊嗎?」

 

林居易答道:「沒問題啦,我有個很要好的學長,他已經在日本打職棒了,之前就一直邀請我去,現在這樣剛好。」

 

徐思賢點了點頭,說道:「那麼我就幫你們安排吧,到時一切都安頓好之後,別忘了打電報通知我哦。」

 

林居易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「一定會的,等我經濟都沒問題之後,我就會和雅文結婚,到時你可要來日本喝我們的喜酒哦。」

 

徐思賢也拍了拍林居易的肩膀,說道:「我一定會專程去參加的!」

 

但是,徐思賢沒有料到,當他踏上日本的土地時,所面對的卻是……

 

林居易就這樣帶著楊雅文來到了日本,由於他那位學長在西武隊,所以兩人來到了東京。

 

在那位學長的安排下,林居易參加了西武隊的選秀,很幸運的,他獲得教練的青睞,進入了西武隊的二軍。(註20)

 

「唔…呃……」楊雅文捂著嘴不住的嘔吐著,林居易輕撫她的背,問道:「雅文,妳怎麼了?是不是身體那裡不舒服?」

 

「居易,我懷孕了!」楊雅文一臉喜悅地說。

 

林居易先是楞住了一會,隨後高興的大叫:「我要做爸爸了!雅文啊,那麼我們就要儘快結婚囉。」

 

「別忘記要通知思賢哦。」楊雅文提醒林居易道。

 

「是的!老婆大人!」

 

林居易看好了一個日子,然後打電報通知徐思賢,徐思賢很高興,專程搭機到日本,要參加好友的婚禮。

 

「奇怪,怎麼眼皮一直在抖呢?」從一上飛機,徐思賢的眼皮就一直在抖動,讓他覺得很不安。

 

而在家裡等著林居易和徐思賢的楊雅文,她也覺得有種很不詳的預感。

 

「鈴……」電話聲響起,楊雅文拿起話筒,話筒內傳來徐思賢的聲音:「喂,雅文啊,我是思賢,居易他出門了嗎?」

 

「他應該這會兒已經到機場才對啊,你再等看看吧。」楊雅文說道。

 

楊雅文放好話筒後沒多久,電話又再次響起,她微微一笑,說道:「一定是居易,他要問思賢是在哪裡出關的。」

 

接起電話,只聽到話筒中傳來日語,對方問:「妳好,請問妳是林居易先生的家屬嗎?」

 

「我是他的未婚妻,請問妳是……?」

 

「我們這裡是XX醫院,妳的未婚夫出了車禍,現在在急救室內搶救中,請妳儘快過來。」

 

楊雅文不敢置信,一向守交通規則的林居易,怎麼可能會發生車禍呢?但是對方又說得如此肯定,教她不相信也難。

 

此時電話聲又響起,她拿起話筒,是徐思賢再次打來的,她對他說:「思賢,居易出車禍了,他在XX醫院,我要趕過去看他。」

 

「妳要小心哦,我等一下也會直接坐計程車過去那家醫院。」

 

楊雅文到了醫院,只見徐思賢早已站在那兒,她緩緩走了過去,問他道:「思賢,現在情況怎麼樣?」

 

「我也不知道,醫生還在搶救中。」

 

兩人站在急救室的門口,對於楊雅文來說,每一秒都是煎熬、折磨,不知道過了多久,急救室的門打開了,醫生走了出來。

 

兩人趕緊上前詢問:「醫生,林居易他情況如何?」

 

醫生搖了搖頭,答道:「很抱歉,他傷勢過重,已經死亡了。」

 

楊雅文聽到噩耗之後,昏了過去,徐思賢趕緊上前扶著她,他知道,從這一刻起,他一定要堅強!才能做楊雅文的後盾!

 

徐思賢一手包辦了好友的後事,還安排將林居易的骨灰送回台中,以及把楊雅文接回台灣,原本他想要安排讓她住在自己家的一棟別墅,但是被楊雅文婉拒了。

 

楊雅文租了間小套房,並找了份打工來做,她決定要自己撫養孩子。

 

楊傳道輾轉得知女兒懷孕還在打工的消息,心中很是不捨,所以經常悄悄的買些有營養的食物,托徐思賢轉送,並要他保守秘密。

 

在經歷了漫長的懷孕期,以及三個小時的陣痛之後,楊雅文生下了兒子,她依照林居易生前取的名字,為兒子命名為林飛揚。

 

楊傳道知道自己做了外公,很是高興,透過徐思賢轉達希望探視之意,楊雅文其實早就沒在和父親嘔氣了,因此就答應了。

 

「飛揚,叫外公啊。」楊傳道逗弄著孫兒。

 

「爸,你也真是的,飛揚才出生沒多久,怎麼有可能現在就會叫你外公呢。」楊雅文覺得父親真是太可愛了,不禁莞爾。

 

「我太高興了嘛,來,這是給飛揚的見面禮。」楊傳道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紅盒子,遞給女兒。

 

楊雅文接過盒子,打開一看,是一片金鎖片!上面還刻上「林飛揚」三個字,楊雅文感動不已,哽咽道:「爸,謝謝你。」

 

自從兒子出生之後,楊雅文就更加努力的賺錢,有一天,她帶著兒子外出採購民生用品。

 

「來來來,有大特價優惠哦,要撿好康的快來哦。」

 

為了要養活自己和兒子,楊雅文很節儉,一向都買特價商品,所以她將嬰兒車放在一旁,然後去搶便宜了。

 

「哇!今天可真是賺到囉,咦?飛揚呢?」楊雅文沒看到嬰兒車,內心很著急,她連忙向服務台要求幫忙找尋。

 

可是經過一番地毯式的搜尋後,仍舊是沒有找到林飛揚!楊雅文打電話給徐思賢,要他幫忙自己。

 

徐思賢透過管道,幫楊雅文備了案,可是卻一直找不到林飛揚的下落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「後來,我們才輾轉得知,原來你是被販嬰集團抱去了,我和你媽媽循線找到那集團,卻還是沒找到你。」徐思賢說道。

 

「那麼為什麼我會在慈愛育幼院附近被能靜媽咪撿到呢?」林飛揚最不解的就是這一點。

 

「我後來聽一位警察朋友說,原來是集團內有一個女生良心發現,她偷偷把你抱出來,先把你藏在那個草叢中,想說事後要再回去找你,可是卻不慎摔死。」徐思賢替林飛揚解答這疑惑。

 

「那麼為什麼能靜媽咪不送我回去和媽媽團圓呢?」這一點也是令林飛揚不解之處。

 

徐思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「那是因為我那時已經和你媽媽結婚了,而且也有了小孩,你的能靜媽咪怕把你送回來,會讓你被我的孩子欺負。」

 

原來自己是因為這樣,才被汪能靜收養的,林飛揚也只能感嘆命運的捉弄,但是他又不得不想,如果要是他沒被收養,說不定就遇不到俞佳欣了!

 

幸福與否,有時就在一念之間,林飛揚看了看俞佳欣和女兒,覺得自己是幸福的,所以他也不會怪誰的。

 

「飛揚,那你會想要見一下你媽媽嗎?要的話,我可以轉達。」徐思賢說。

 

「徐叔叔,你是真心的對待我媽媽嗎?」林飛揚不答反問。

 

徐思賢很誠懇的回答:「我是真心的!我會讓她過得很幸福的!」

 

林飛揚很滿意這答案,說道:「既然如此,那就不用了,只要我媽媽過得幸福就好。」

 

徐思賢也不強求,四人把桌上的餐點吃完,然後準備要各自離去,正當徐思賢要離去之時,林飛揚又說:「徐叔叔,如果有空的話,歡迎你帶著我媽媽,一起來美國看我投球。」

 

徐思賢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回應道:「好的,我只要有空,一定會和你媽媽一起去為你加油的。」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林飛揚一家三口回到美國,只見史都勒站在門前,林飛揚知道他一定是有事情專程來找自己的,於是他讓俞佳欣先帶著女兒進入家中,然後才和史都勒一起來到一家咖啡廳。

 

「教練,你專程來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林飛揚問道。

 

史都勒啜了一口咖啡,說道:「孩子,是這樣的,因為老闆想要和洋基隊做交換球員,他想要換個強打者,而洋基隊則是想要補強投手戰力,所以我就推薦你,而老闆也答應了。」

 

林飛揚又問:「教練為什麼會想要推薦我呢?」

 

史都勒看了看林飛揚,答道:「孩子,我知道每個球員最想要的,就是能夠戴上冠軍戒指,而在我們國民隊,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。」

 

的確,國民隊的戰力並不是很好,就算有像林飛揚這種厲害的投手,可是打擊的火力不夠的話,一樣是沒辦法一直勝利的,不要說打進世界大賽了,就連外卡(註21)的門票,都拿不到!

 

「我知道以你的實力,再加上洋基隊的打擊火力,更是相得益彰,所以才會推薦你,也讓你有機會能戴上冠軍戒指。」史都勒頓了一頓,然後拍了拍林飛揚的肩膀,又說:「去吧!孩子!去多拿幾枚冠軍戒指吧!」

 

「教練,謝謝你,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!」林飛揚自信滿滿的說。

 

於是,林飛揚就因此加入了洋基隊,在這裡展開了更加發光發熱的棒球生涯。

 

註20:二軍,和小聯盟差不多,是日本職棒的農場系統,許多有名的日本職棒選手,也都曾經在二軍待過呢。

  註21:外卡,前面講到世界大賽時有提過,現在來講它的資格,該聯盟中,除了三個分區冠軍球隊外,由分區第二的球隊中,找一支勝率最高的球隊取得該聯盟的外卡資格。

 分區冠軍或外卡身份有爭議時之解決辦法 狀況一分區內的前兩名能各以分區冠軍及外卡身份出線,但該分區有兩支戰績相同而共同領先的隊伍,該如何決定分區冠軍與外卡資格?

解決辦法:

1. 比較兩隊的對戰成績。

2. 比較兩隊在該分區的勝率。

3. 比較兩隊最近81場比賽的戰績。

 4. 比較兩隊最近82場比賽的戰績(但是第82場球賽,兩隊不能互為對手)。

5. 如果以上還不能比較出勝負,就一直將場次增加,直到分出勝負為止。

狀況二分區內的第一名能以分區冠軍身份出線,但有兩隊球隊戰績相同而共同領先,該如何決定分區冠軍資格?

解決辦法:

1.兩支球隊戰績相同:在球季賽結束,季後賽開始之前,兩隊進行一場加賽。加賽的主場,由聯盟總裁擲硬幣來決定。

2.三支球隊戰績相同 :規劃A、B、C三支球隊的單敗淘汰賽。A和B先在A的主場加賽一場,贏的隊伍再於自己的主場和C加賽一場。

 a.假使三支球隊彼此的對戰成績相同:由聯盟總裁抽籤決定優先的加賽位置選擇權。

 b.假使三支球隊的對戰成績不一樣時:如果甲隊的對戰成績優於乙、丙兩隊,且乙隊優於丙隊時,甲方可優先選擇要成為A、B、C那一個加賽位置,之後才由乙方選擇。如果甲隊的對戰成績優於乙、丙兩隊,且乙隊和丙隊相同時,甲方可優先選擇要成為A、B、C那一個加賽位置,之後,由聯盟總裁抽籤決定下一個選擇權。

如果甲、乙兩隊的對戰成績皆優於丙隊,且甲、乙兩隊的對戰成績相同時,由聯盟總裁抽籤決定甲、乙兩隊誰有第一優先指定權。

若甲、乙、丙三隊彼此對戰成績互咬時,先比較其三隊之間的對戰勝率,較高的一方,有優先選擇權。若這之間,又有隊伍對戰勝率相同時,聯盟的總裁再以抽籤決定選擇權順序。

3.假使有四隊戰績相同時:進行A、B、C、D四隊的單敗淘汰賽。

A先在主場迎戰B,C在主場迎戰D,最後A、B的勝隊在主場出戰C、D的勝隊,而A、B、C、D的位置的選擇權,由聯盟總裁抽籤決定選擇權的順序。

狀況三除分區冠軍外,該分區的第二名亦能以外卡身份出線,但有兩支戰績平手的第二名,該如何解決外卡資格?

解決辦法:

1.只有兩隊在分區冠軍平手,且其一同時是聯盟分區第二名中的最高勝率:加賽一場以決定誰是分區冠軍,加賽的主場由聯盟總裁擲硬幣決定。

 2.如果有三隊在分區冠軍平手,且同時有聯盟中分區第二名裡最高勝率的隊伍。將要舉行A、B、C三隊的單敗淘汰賽,A先在主場迎戰B,之後,A、B的勝隊再留在自己的主場迎戰種子隊C隊。至於,A、B、C的賽制位置,由聯盟總裁抽籤決定誰有優先選擇權。

 3.如果有兩個分區分別都有兩支球隊,在分區冠軍產生平手;且外卡資格不在這兩個分區內。那這兩個平手的分區,將各自舉行一場加賽,以決定分區冠軍誰屬;而加賽的主場,由聯盟總裁擲硬幣決定。

狀況四在競爭外卡身份,有兩支以上球團(含兩支)有戰績相同的情形,該如何解決外卡資格?

解決辦法:

1.在任何分區,有兩支球隊在外卡資格平手時:在球季結束後加賽一場,主場的決定由聯盟總裁擲硬幣決定。

2.在任何分區,有三支球隊在外卡資格上平手:進行A、B、C三隊的單敗淘汰賽。其賽制上位置的決定,同於上述「狀況二」之2項的規定。

3.在任何分區,有四支球隊在外卡資格上平手:舉行A、B、C、D四隊的單敗淘汰賽。A先在主場迎戰B,C在主場迎戰D,最後A、B的勝隊在主場出戰C、D的勝隊。而A、B、C、D的位置的選擇權,由聯盟總裁抽籤決定優先選擇權的順序。(資料來源:奇摩知識+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樹 的頭像
正樹

正樹烏鴉的巢

正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