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局上半的小危機,就在飛揚登場之後被化解掉了,國民隊士氣大振,輪到第七棒安達一哉上場打擊。

  

「一哉,加油啊!可要看仔細對方的球路再出棒哦。」

  

一哉站上打擊區,他做好準備動作,尼克投出對他的第一球,一哉並不急著出棒,他站著看球進到捕手手套之中。

  

「好球!」主審喊道。

 

尼克又再度投出第二球,這一球內角偏低,主審判了壞球,目前一哉的球數是一好球一壞球。

 

尼克投出第三球,一哉出棒了,打成界外球,球數變成二好一壞。

 

接下來,尼克繼續對付一哉,一哉也不是省油的燈,只要是在好球帶邊緣的球就出棒,一看到是壞球就不出棒,所以他的球數已經是二好三壞滿球數了。

 

尼克為了解決一哉,可說是把自己的看家本領都拿出來了,但是一哉的棒子很黏(註17),一直打界外球,二好球之後的界外球是不計球數的,尼克已經投了十五個球,還是沒辦法解決一哉。

 

尼克有點氣喘噓噓了,他投出對一哉的第十六個球,這一球在進本壘前就已經落地了,所以一哉反而賺到了個保送,輕鬆的走上一壘。

 

接下來,輪到第八棒麥克.吉昂比上場打擊,今天和尼克搭配的捕手傑森.托瑞叫了個暫停,上前和尼克說話。

 

「尼克,放輕鬆一點,你是面對後段棒次(註18)呢,別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!」他拍了拍尼克的肩膀,然後又走回自己的位置。

 

麥克站上打擊區,托瑞比了一下暗號,要尼克投下沈球,麥克似乎也看透了這一點,他不急著出棒,只是看著球進壘。

 

「壞球!」主審沒有舉起手來,判了一個壞球,因為尼克的球很明顯的偏低。

 

大都會隊的總教練也看出來了,他叫投手教練打電話給牛棚,叫後援投手隨時待命,以準備萬一尼克撐不下去時,可以立即更換投手。

 

尼克再投出一球,雖然沒有剛才那一球的明顯偏低,但是仍舊沒受到主審的青睞,還是又判了個壞球。

 

為了要搶好球數,托瑞只好配了個正中直球,麥克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,然後揮棒打擊。

 

球被打向右外野,一路滾到全壘打牆邊,是隻標準的二壘安打!

 

一哉也不冒進,他停留在三壘,麥克在二壘,接下來輪到飛揚的打擊。

 

史都勒拍了拍飛揚的肩膀,對他說:「孩子,不要輕易出棒,看準了再打擊,就算是高飛犧牲打也沒關係。」

 

飛揚點了點頭,他拎著球棒站上了打擊區,滿場的國民隊球迷們紛紛鼓掌歡迎他。

 

托瑞又叫了一次暫停,他走到尼克身旁,用手套遮住自己和尼克的嘴巴,對尼克說:「你儘管投給對方打,就算打中了也不要緊,要相信自己的隊友!」

 

尼克看了看自己的隊友,沒錯!棒球是靠團隊合作的運動,他應該要相信自己的隊友!

 

托瑞看到他又恢復了自信,這才走回守備位置。

 

尼克投出對飛揚的第一個球,飛揚看準了球路,出棒打擊,球朝向左外野飛去。

 

眾人盯著那一球,雙方的心態各不相同。

 

球在接近全壘打牆的地方掉了下來,大都會隊的左外野手將它穩穩的接進了手套!

 

一哉回去踩了一下三壘(註19),然後跑回本壘,得到了二隊的第一分!

 

飛揚雖然出局了,但是卻讓球隊得到了寶貴的一分,他走回休息室,隊友們紛紛和他握手,有的甚至還擁抱了他一下。

 

尼克看到剛才那一球被接進手套,心中很感謝隊友的幫忙,接下來投球更加的有自信,一連解決了第一棒和第二棒,將傷害降至最低。

 

就這樣,二隊演出了一場漂亮的投手戰,在雙方投手的壓制下,二隊都沒再有分數的進帳,直到比賽結束。

 

最後的結果,國民隊就靠著飛揚那隻高飛犧牲打所得到的一分贏得了比賽,從此也奠定了飛揚在國民隊的地位。

 

史都勒將他列入先發輪值名單之中,這對飛揚來說是肯定他的能力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光陰如織,歲月如梭。

 

自從飛揚和佳欣來到美國已經三年多了,這三年之中,飛揚表現的很好,自責分率始終維持在1.00附近。

 

也就是說,他平均投完九局才會失掉1分。

 

這麼好的成績,自然是吸引了許多球隊的注意,其中包括了有「邪惡帝國」外號的紐約洋基隊。

 

一般來說,新人的約一定都是簽三年,等到三年期滿,如果原本和他簽約的球隊不再續約,這人就會成為所謂的自由球員。

 

而成為自由球員之後,就是眾家球隊競標的對象,自然是價高者得;像是洋基隊有名的當家第四棒,Alexander Emmanuel Rodriguez,也就是有名的A-Rod,他的年薪已經高到令人咋舌,現在的年薪二千多萬美金。

 

可見得為了留住明星球員,或者是有實力的球員,球隊會不惜一切代價;而為了要增強自己的戰力,球隊也會用盡一切方法,除了用錢買之外,再來最常見的方法就是互相交換球員。

 

「爹地~~~」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見到一個東方臉孔的男人,撲入他的懷中撒嬌。

 

「乖,有沒有給雷娜奶奶惹麻煩啊?」飛揚抱起女兒問道。

 

林玉嵐搖頭,臉上洋溢著甜美的笑容回答:「沒有,我還幫雷娜奶奶招呼客人哦。」

 

「哦,玉嵐這麼乖啊,還會幫雷娜奶奶的忙。」輕柔地摸了摸玉嵐的頭,飛揚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。

 

而佳欣則是站在櫃檯內,一臉幸福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丈夫和女兒。

 

自從來到美國後也已經快四年了,這幾年之中,因為夫妻兩人共同的努力,不但買了一棟有庭院的房子,還有一台車子,生活過得愈來愈好了。

 

而他們夫妻倆也不忘寄錢回去幫忙能靜,好讓育幼院的財務順利,更不忘捐錢幫助需要幫助的人。

 

「對了,飛揚,你今年就已經滿三年約了,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啊?」雷娜問道。

 

「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要繼續待在國民隊,可是提姆他勸我,最好能去像是洋基隊那種球隊。」飛揚說道。

 

「我覺得提姆說的對,因為去像是洋基隊那種球隊,你更有成長的空間,而且也有機會打進季後賽,甚至於有機會讓你戴上冠軍戒指。」菲爾說道。

 

「是啊,飛揚,要是有這種機會的話,你絕對不能錯過哦。」雷娜也不忘鼓勵飛揚。

 

「好吧,如果真的有機會的話,我一定不會錯過的,現在先不談這個了,我們要回台灣過年。」飛揚說道。

 

YA!好棒哦,我又可以看到院長奶奶了!」玉嵐高興不已,她口中的院長奶奶就是汪能靜,自從汪提妮去逝後,她就接下了院長的職務。

 

就這樣,林飛揚他們一家人便回到了台灣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桃園國際機場

 

「飛揚他們的班機應該快到了吧?」謝安鑫問自己的妻子道。

 

「嗯,再一會就會到了。」徐采薇答道,她蹲下身來,對身旁的小男孩問:「益民,等一下就會看到乾爹他們了,高不高興啊?」

 

謝益民答道:「高興,我還要把我的玩具借給玉嵐玩。」他是謝安鑫和徐采薇的兒子。

 

由於謝益民和林玉嵐二人只差了幾個月,所以這二個小傢伙自然就很容易玩在一塊了。

 

此時廣播響起,通知來接機的人們,班機已經準時到達了。

 

幾分鐘後,果然就看到許多機上的旅客一一步出入境證照檢查口,飛揚他們一家三人自然也在人群之中。

 

「飛揚、佳欣。」徐采薇向他們打招呼,佳欣也看到他們了,等到檢查好證件後,飛揚一行三人走向謝安鑫一家人。

 

「乾爹、乾媽。」林玉嵐撲入徐采薇的懷中,向二人撒嬌。

 

「乖,玉嵐啊,妳又長大一些了呢。」徐采薇抱著林玉嵐說。

 

「乾媽也愈來愈美麗囉,乾爹更帥了呢。」林玉嵐一張嘴甜得像是吃了蜜似地,逗得謝安鑫和徐采薇二人開心不已。

 

「乾爹、乾媽。」謝益民有禮貌的向飛揚和佳欣打招呼,相較於林玉嵐的活潑,他顯得沈穩許多。

 

「歡迎你們回來。」謝安鑫伸出手來,飛揚也伸出手,二人握了握手。

 

「怎麼沒看到文昌和文琪他們來?」佳欣問道。

 

徐采薇答道:「他們夫妻倆啊,文昌忙著自個父親的事業,文琪則是在他身旁協助,不過你們放心,接風宴他們一定會聯袂出席的。」

 

原來,黃文昌和葉文琪去年就已經結婚了,身為他好友的飛揚和謝安鑫等人當然都有一同到場祝賀,謝益民和林玉嵐還擔任花童呢。

 

「上車吧,我們回台中啦。」

 

於是,一行人坐上謝安鑫的車,回到久違的台中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公園內,一個婦人坐在長椅上,看著不遠處一群小孩追逐嬉戲著,似乎有些陷入幻想中。

 

她彷彿看到自己的孩子,在眼前邊跑邊叫著自己「媽咪」。

 

突然間,她看到孩子漸漸地消失在眼前,她不斷地驚呼著:「飛揚,回來啊,媽媽不是有意要拋棄你的,回來啊。」

 

下一瞬,她被一個男人擁入懷中,他溫柔地輕撫著她的背,不斷地呼喚她:「雅文,是我……」

 

楊雅文從幻想中回過神來,看到自己現在的丈夫,她依偎的更緊了。

 

「又想起飛揚了啊?」徐思賢柔聲問道。

 

楊雅文點了點頭,說道:「思賢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拋棄飛揚的,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?有沒有吃穿暖……」

 

「如果妳擔心的話,我幫妳調查一下,這樣妳就應該可以安心了吧。」徐思賢說道,有必要時,他或許還會安排一下,讓她們母子倆見個面。

 

「思賢,謝謝你,你真是對我太好了。」

 

「傻瓜,夫妻間還需要說謝謝嗎?」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徐思賢說到做到,他特地請了徵信社來調查林飛揚的近況,知道他被慈愛育幼院的現任院長汪能靜收養,還知道他已經結婚了,目前在美國的大聯盟打球等事。

 

「看來他和你一樣,都很熱愛棒球呢。」徐思賢站在好友林居易的靈位前,看著他的相片說道。

 

原來他和林居易二人也是竹馬交的好友,二人一同玩耍一起長大,卻也同時愛上了楊雅文。

 

徐思賢在愛情和友情間選擇了友情,他不說出自己對楊雅文的心意,還刻意製造機會,讓林居易和楊雅文二人的感情愈來愈好。

 

但是沒想到,林居易卻意外發生了車禍而去逝,來不及和楊雅文結婚。

 

「居易,你知道嗎?你的兒子現在在大聯盟已經站穩了腳步,正準備要發光發熱了呢,你應該要感到欣慰了。」

 

「你放心,我會好好的照顧雅文,你在天之靈也要多保佑她哦。」徐思賢又看了看好友的遺相一眼,這才不捨地離開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「飛揚,你的表現愈來愈好囉,能站穩先發投手的位置,而且防禦率又不高,只要繼續維持下去,說不定會有機會得到塞揚獎呢。」黃文昌說道。

 

一行人在聚餐完後,自然的不免會閒聊幾句。

 

「塞揚獎我是還不敢想啦,對了,文昌,你公司的業績如何?」飛揚問道。

 

黃文昌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答道:「有我和文琪合作,自然是蒸蒸日上囉。」

 

「那就好,公司的業績穩定了,接下來就是要好好努力,趕緊讓伯父抱孫子,也讓我們能多個乾女兒或乾兒子啊。」飛揚拍了拍好友的肩膀。

 

黃文昌拍了拍胸脯道:「這是一定的,我會努力的。」

 

註17:意思就是指選球很仔細,很會與投手纏鬥,主播通常都會開玩笑的說,「這傢伙棒子好像沾了口香糖似的。」

 

註18:後段棒次,指的是第七到第九棒,在統計的數據上來看,通常打擊的功力都比較差,但也並非是絕對。

 

  註19:依照棒球規則,當打擊者被接殺後,如果壘上有跑者,一定要先回到自己原本所在的那一壘,如果不回壘,只要球傳回來進了壘手的手套,壘手再去踩壘的話,那名跑者就會被判出局。

 

後記:謹以此文章,獻給日本的災民們,希望他們能夠永遠不放棄希望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樹 的頭像
正樹

正樹烏鴉的巢

正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