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春去秋來,不覺又幾載。

  

林飛揚經過高職三年的磨練,以及台體老師的指導,已經是個能獨當一面的投手了。

  

今天,是謝安鑫和徐采薇的結婚典禮,所以林飛揚和俞佳欣盛裝打扮,做伴郎和伴娘。

 

「哇,佳欣,妳今天也很美麗呢。」徐采薇由衷的稱讚她的伴娘。

 

「采薇姊,妳更漂亮哦,這一身白紗讓妳看起來更加美麗了好幾倍呢。」俞佳欣羨慕地看著徐采薇。

 

「等妳和飛揚結婚時,也一定會像我一樣,是最美的新娘。」徐采薇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

「叩叩!」敲門聲響起。

 

「請進。」俞佳欣說道。

 

謝安鑫和林飛揚一起走了進來,謝安鑫不禁稱讚自己的新婚妻子:「采薇,妳真是漂亮極了,我有點不想讓妳出去給那些男人看了呢。」

 

徐采薇聽得心花怒放,笑得更幸福洋溢了。

 

「佳欣,妳今天也很漂亮呢。」林飛揚也稱讚自己的女友。

 

「安鑫,恭喜你了,終於抱得美嬌娘。」林飛揚對好友兼學長獻上祝福。

 

「飛揚,你也快從台體畢業了,未來有什麼打算?」謝安鑫問道。

 

「我可能會去美國打職棒吧,因為國內的職棒太令我失望了。」林飛揚有點生氣的說。

 

原本林飛揚還對中華職棒寄予厚望的,結果自從時報鷹隊爆發集體打假球案之後,他就澈底的失望了。

 

再加上汪提妮也認為他有潛力,可以挑戰大聯盟,還說大聯盟的制度比國內完善多了,以及薪資高等都使林飛揚心動不已。

 

為了使自己和佳欣結婚後有更好的生活,他更加下定決心,要去美國,去向世界頂尖的棒球好手們挑戰!

 

「飛揚,我覺得以你的能力,應該是沒有問題的,加油!別忘了要常回台灣看我和采薇哦。」謝安鑫拍了拍林飛揚的肩膀。

 

婚禮就在眾人的祝福下結束了。

 

「呼!只是當個伴娘而已,沒想到也滿累人的呢。」俞佳欣坐在公園的椅子上,不斷地按著自己的肩膀。

 

「來,幫你按摩一下。」林飛揚體貼的為她按摩肩膀。

 

「謝謝你,飛揚。」

 

正當二人甜蜜的享受這難得的悠閒時光時,忽然,林飛揚的手機響了起來,他拿起來一看,上頭顯示「媽咪」。

 

是汪能靜打來的。

 

「媽咪,請問妳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

 

「飛揚,院長奶奶她……昏倒了……」汪能靜的聲音有些哽咽。

 

最近這幾年汪提妮的身體健康開始逐漸走下坡,林飛揚勸她要去看醫生,她就是不肯。

 

還好俞佳欣有去學基礎的看護,所以還能幫忙量量血壓之類的,沒想到,該來的還是躲不掉!

 

「媽咪,院長奶奶目前情況如何?她在哪一家醫院?」林飛揚問道。

 

「院長奶奶住在XX醫院,目前情況還算良好,只是還沒醒過來。」

 

「好,我和佳欣等一下就過去和妳會合,拜!」

 

「飛揚,媽咪打電話來,是有什麼事情連絡嗎?」俞佳欣問。

 

「院長奶奶她昏倒了,現在在XX醫院。」林飛揚答道。

 

「什麼?!那我們趕快過去吧。」俞佳欣說完,看到不遠處有一輛計程車,她舉起手,那台計程車便停了下來。

 

二人坐上計程車,然後往醫院而去。

 

一到醫院,只見汪能靜和一個外國男人站在那裡,那外國男人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背。

 

林飛揚和俞佳欣走過去,對著汪能靜叫了聲「媽咪」。

 

汪能靜看到他們倆,臉上總算有些笑容出現。

 

「媽咪,這位是?……」林飛揚看了看那個外國男人,向汪能靜問道。

 

「他是院長奶奶的弟弟,名叫提姆.吉特」汪能靜向二人介紹自己身邊的外國人。

 

「吉特先生你好。」林飛揚主動伸出右手,對方也伸出右手,二人禮貌的握了握手。

 

「林飛揚,好名字。」提姆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說道。

 

「想必妳就是他的女朋友,俞佳欣小姐了。」他微笑向俞佳欣致意。

 

「吉特先生你好,你的中文說的很流利呢。」俞佳欣也微笑向他致意。

 

「媽咪,院長奶奶為什麼會昏倒呢?目前的情況又如何?」林飛揚問道。

 

「她啊,最近老是嚷著頭疼,叫她去看醫生,她也不肯。目前的情況還算穩定,就只等她醒過來了。」汪能靜回答道。

 

聽到汪提妮的情況穩定,林飛揚和俞佳欣總算鬆了口氣。

 

「汪提妮的家屬在嗎?」護士從加護病房走了出來。

 

「我們是她的家屬,請問她現在情況有更好一點了嗎?」汪能靜向護士問道。

 

護士臉露微笑,回答道:「她已經醒過來了,妳們可以進去看她了。」

 

眾人聽到汪提妮已經甦醒過來,一直緊繃的心這才放了下來。

 

汪能靜和提姆先進去探視汪提妮,林飛揚和俞佳欣在病房外面等候。

 

過了一會兒,他們走了出來,只見汪能靜的眼角有些淚痕。

 

「媽咪,妳怎麼哭了?」俞佳欣問。

 

「啊,我只是太高興了。」汪能靜言不由衷地回答,林飛揚自然是看得出來她在說謊,但是他也不戳破她。

 

林飛揚和俞佳欣走入病房,汪提妮一見到他們倆,便高興地招呼:「孩子,快過來讓院長奶奶看。」

 

林飛揚看到她如此,知道這是所謂的迴光返照,也不覺的掉下男兒淚。

 

汪提妮拉著俞佳欣的手,看著她身上穿的小禮服,不禁說道:「佳欣,妳穿這樣好美哦,不知道院長奶奶是不是有那份福氣,可以看到妳穿白紗。」

 

俞佳欣聽到汪提妮這麼說,也不覺有些哽咽了,她說:「院長奶奶,妳一定有福氣的,一定可以看到我穿白紗的樣子。」

 

汪提妮對林飛揚招了招手,林飛揚走近她身邊,汪提妮也牽起他的手,然後和俞佳欣的手放在一塊。

 

「院長奶奶真的很希望能看到你們結婚,我現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們了。」汪提妮說道。

 

「院長奶奶,妳放心,我們一定會讓妳看到我們倆的婚禮!」林飛揚說道,他望向俞佳欣。

 

俞佳欣自然也懂他在想什麼,她說:「是啊,院長奶奶,妳一定會看到我和飛揚的婚禮哦。」

 

「這樣就好,我有些累了,你們回去休息吧。」汪提妮說道。

 

林飛揚和俞佳欣幫汪提妮蓋好被子,然後走出病房。

 

只見汪能靜已經趴在提姆的肩上,哭得像是個淚人兒似的,提姆不斷的安撫著她。

 

「媽咪,我們現在還不能哭!」林飛揚說道。

 

「對啊,媽咪,我決定要先和飛揚辦個簡單的婚禮,就在院長奶奶的面前舉辦哦,所以我們應該要開開心心的啊。」俞佳欣強顏歡笑地說。

 

「你……你們真是好孩子。」汪能靜哽咽的說。

 

三天後,林飛揚和俞佳欣特別去借了一套禮服,並請提姆幫他們證婚,同時還邀請黃文昌來當伴郎。

 

俞佳欣則是請自己的大學好友葉文琪來做伴娘,她也沒忘了邀謝安鑫夫妻前來觀禮。

 

一切準備就緒,他們還特地向醫院借用一間小會議室充當臨時的禮堂,由汪能靜去請汪提妮。

 

「能靜,妳拉著我是要去那兒啊?」汪提妮一頭霧水的問。

 

「院長媽咪,等一下妳就知道啦。」汪能靜說道。

 

二人來到這臨時的禮堂外,只見林飛揚和俞佳欣一身新人的打扮,汪提妮看到這一幕,感動的落淚了。

 

「你們……真是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啊。」汪提妮拭去淚水,高興不已。

 

「院長媽咪,請坐,婚禮馬上就要開始囉。」汪能靜拉著汪提妮就坐,然後對著提姆比了個OK的手勢。

 

提姆收到她的暗號,走到一張桌子面前,為了今天,他也特地穿上西裝呢。

 

林飛揚牽著俞佳欣的手,站在臨時禮堂的門口。

 

「各位現場的佳賓,讓我們歡迎今天的最佳男女主角,林飛揚先生以及俞佳欣小姐進場。」提姆說道。

 

禮堂中的人紛紛起立鼓掌,醫院的人還特地播放結婚進行曲。

 

林飛揚和俞佳欣緩緩走入臨時禮堂,紅毯的二旁站著那些來觀禮的人,他們有的還準備拉炮伺候呢。

 

二人走到桌子前站定,提姆清了清喉嚨,說道:「林飛揚先生,俞佳欣小姐,今天你們將在上帝和眾親友的見證下結為夫婦,請你們先交換戒指。」

 

林飛揚拿過由黃文昌遞過來的戒指,套在俞佳欣的右手無名指上;接著是俞佳欣拿著由葉文琪遞給她的戒指,然後套在林飛揚的左手無名指上。

 

「接著,請你們立下永恆的誓約。」提姆說道。

 

「我林飛揚(俞佳欣)請妳(你)俞佳欣(林飛揚)做我的妻子(丈夫),我生命中的伴侶和我唯一的愛人,我將珍惜我們的情誼,愛妳(你),不論是現在、將來,還是永遠。

 

我會信任妳(你)、尊敬妳(你),我將和妳(你)一起歡笑,一起哭泣。

 

我會忠誠的愛著妳(你),無論未來是好的還是壞的,是艱難的還是安樂的,我都會陪妳(你)一起渡過。

 

無論準備迎接什麼樣的生活,我都會一直守護在這裡。

 

就像我伸出手讓妳(你)緊握住一樣,我會將我的生命交付於妳(你),所以請幫助我,我的主。」

 

二人深情的看著彼此,又一起說:「真誠的懇求上帝不要讓我離開你,或是讓我跟隨在你身後。

 

因為你到哪裡我就會去哪裡,因為你的停留所以我停留。

 

你愛的人將成為我愛的人,你的主也會成為我的主。

 

你在哪裡死去,我也將和你一起在那裡被埋葬。

 

也許主要求我做的更多,但是不論發生任何事情,都會有你在身邊。」

 

二人看著彼此,立下了永恆的誓約。

 

「在主和眾親友的見證下,我宣佈你們已經結為夫婦,現在你可以親吻新娘了。」提姆說道。

 

林飛揚掀起俞佳欣的頭紗,然後吻了她,眾人一陣叫好。

 

這一晚,汪提妮含笑而逝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辦完了汪提妮的後事之後,汪能靜把林飛揚和俞佳欣找來,拿出一個MP3給林飛揚,說是汪提妮留下來的,叫他一定要聽。

 

林飛揚將MP3拿了過來,然後按下播放鍵。

 

「飛揚,當你聽到我的聲音時,我這會兒恐怕已經在天堂侍奉主了,你們不用替我傷心,我死後,請你和提姆一起將我的骨灰帶回美國;我和他說過你很會投球的事了,他說他會安排你先進入小聯盟的事。」

 

林飛揚感動不已,想不到院長奶奶已經為自己安排好了。

 

汪提妮聲音又繼續說:「接下來,我要講一下你的身世,你一定很奇怪,為什麼你不跟著姓汪而姓林吧。」

 

這一點林飛揚也想過,但是汪提妮總是和他說有一天一定會讓他知道,沒想到他是在汪提妮過逝後才有機會知道。

 

只聽汪提妮又繼續說:「因為當初你的能靜媽咪在你身上發現了一塊金牌,上面刻了『林飛揚』三個字,所以才依照這名字去報扶養手續的。」

 

原來自己的姓名是這樣來的,那麼照這樣看起來,自己應該有生父與生母了,林飛揚在心中想著。

 

「此刻你心中一定在想,你應該有生父與生母吧,院長奶奶告訴你,你的生父就是有名的棒球選手林居易,而你的生母名叫楊雅文。」

 

得知自己的生父與生母名字,林飛揚沒有什麼感覺,因為他覺得自己真正的母親是汪能靜,其他人都不配當自己的父母!

 

「孩子,不要怪他們,或許他們有不得已的苦衷,才會無法親自撫養你的。院長奶奶勸你一句,寬恕會使你更快樂,怨恨卻使你更痛苦!永別了,孩子!」

 

汪能靜手中拿著一個盒子,她將盒子打開,把一面金牌掛在俞佳欣的脖子上,說道:「佳欣,這一面金牌就送給妳了,妳要好好保管它。」

 

俞佳欣看著金牌,上面刻著「林飛揚」三個字,她知道這是能讓林飛揚和親生父母相認的佐證,無論如何,她一定會好好保管它的。

 

「飛揚,你真的要去美國打職棒嗎?」汪能靜問道。

 

「是啊,我已經決定好了,而現在更是非去不可了,因為我想讓佳欣過更好的生活。」林飛揚答道。

 

汪能靜看了看俞佳欣,又問她:「佳欣,妳呢?妳真的要和飛揚一起漂洋過海,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嗎?」

 

俞佳欣點了點頭,說道:「嫁雞隨雞,我已經是飛揚的妻子了,自然是他在哪裡,我就在哪裡,更何況我們還在上帝的見證下,立下永不分離的誓約了。」

 

汪能靜見二人如此堅決,很是欣慰,她說:「你們倆在異鄉可要好好努力哦,尤其是你,飛揚,你一定要多拿幾座塞揚獎回來(註6)啊。」

 

林飛揚信心滿滿,說道:「我一定會多拿幾座塞揚獎回來給媽咪看的!」

 

「還有,我警告你哦,不許欺負……」

 

「媽咪,我絕對不會欺負佳欣的,我一定會好好的愛護她、保護著她!」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「飛揚,投幾個不同的球路給我看一看吧。」提姆對林飛揚說道。

 

「提姆大叔,你要我投幾種球路呢?」林飛揚問提姆。

 

「三種好了,這是做投手,尤其是先發投手所必要的基本條件。」提姆說。

 

提姆也是個職棒球員,現在已經退休轉做球探了(註7)。

 

林飛揚走到正常投球的距離,提姆戴上捕手手套,蹲下來然後拍了拍手套,示意林飛揚可以投球了。

 

林飛揚點頭表示知道了,他第一球先來了個直球,提姆只覺那球好像戰鬥機一樣呼嘯而來。

 

這小子的球速應該將近150吧,提姆心想,然後將球丟回給林飛揚,又做了一下手勢。

 

林飛揚又投出第二球,這一次他投的是伸卡球(註8),只見那球本來在腰帶附近,當球來到本壘板時,卻突然向下掉,這種球即使打中,也大多會形成滾地球而造成跑者出局。

 

這小子竟然會這種球路?!看來他算是撿到一個寶了,提姆又將球回傳給林飛揚,要他再投一球。

 

林飛揚再投出第三球,這一次他投的是滑球,顧名思義,這種球會橫向滑移,是右投手拿來克制左打者的一項武器。

 

提姆看著那球快要接近本壘板時,突然像是有生命似的,往自己的左手橫移了好幾吋,這地方是好球帶的邊緣,左打者想打也很難打到。

 

這下子,提姆更加確定,林飛揚真的是個可造之材了,而且可塑性很高,因為林飛揚才二十來歲。

 

「投得很好哦,飛揚,我一定會幫你找個好的球隊的。」提姆走向林飛揚,向他說道。

 

「那麼,就萬事拜託了!」林飛揚向提姆鞠了個躬。

 

於是,林飛揚就帶著俞佳欣,在汪能靜及謝安鑫夫婦、黃文昌和葉文琪的目送下,坐上了往美國的飛機,就此展開了他不一樣的人生。

 

而美國職棒(MLB)也將因為他的關係,對台灣有了不一樣的看法。

 

(註6)塞揚獎,是一種專門為投手而設的獎,每到球季結束時,就會以各隊投手的表現,來選拔幾位得獎者。

 

(註7)球探,就是負責幫球隊找尋適合球員的人。

 

(註8)伸卡球,這可是咱家建仔成名的球路哦,真的會往下掉,但是又不是指叉球,這種球被打到真的大多會造成滾地球而出局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樹 的頭像
正樹

正樹烏鴉的巢

正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