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接來輪到上場打擊的,是獅子隊的第三棒,左外野手周慶餘。」

  

「加油!慶餘!」

 

「看你的了!慶餘!」

 

周慶餘站上打擊區,由於下一棒是第四棒,廖國豪也不想再保送周慶餘,所以他比了個暗號,要魏學信投直球和周慶餘硬拚。

 

魏學信投出直球,周慶餘也不求打出長打(註4),他輕輕揮擊,球從三遊之間穿了出去,又是一隻一壘安打。

 

林飛揚也沒有冒險衝回本壘,因為球已經被左外野手傳回本壘了,更何況下一棒是第四棒,他相信自己的隊友,一定有辦法將自己送回本壘。

 

「暫停!」廖國豪當機立斷,叫了個暫停,並叫守左外野的謝安鑫再回來擔任投手。

 

「安鑫,接下來是第四棒,你可要小心應付啊。」廖國豪提醒謝安鑫。

 

「你放心吧,我不會再讓他們得分的!」謝安鑫自信滿滿的說。

 

廖國豪回到守備位置,然後又做了個暗號,要謝安鑫再投指叉球。

 

謝安鑫投出去,但是那一球掉的幅度不大,徐致勝看準了來球,大棒一揮,球筆直的飛了出去。

 

二隊的球員不約而同的看著那顆飛出去的球,心中各自有不同的想法。

 

「拜託,最起碼要是隻安打啊。」

 

「掉下來被接殺吧!」

 

球繼續飛啊飛,二隊的球員的心都隨著那顆球而起伏著。

 

三壘審舉起手了,只見他伸出食指,轉了一圈,是全壘打!

 

獅子隊的所有隊員欣喜若狂,奇蹟出現了!

 

而老鷹隊的所有隊員則是不敢置信,尤其是謝安鑫,自己這一球竟然失投被打中!

 

林飛揚率先跑回本壘,再來是郭永福,緊接著是周慶餘,他們在本壘附近等著他們今天的英雄。

 

徐致勝慢慢跑回本壘,林飛揚等三人一起上前,開心地輕輕搥打他,徐致勝也笑得好開心。

 

比賽結束了,最終獅子隊就以6:4贏了老鷹隊,勝利投手是林飛揚,而謝安鑫雖然不是敗戰投手,卻也等於搞砸了自己原本的勝投。

 

「林飛揚是嗎?我記住你了!」謝安鑫看著林飛揚,心中立定決心,有朝一日一定要在球場上再贏過林飛揚。

 

       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比賽結束後,林飛揚和黃文昌一起去吃冰淇淋,突然在雜貨店附近傳來一聲很大的撞擊聲。

 

「碰!」

 

「是怎麼了?」

 

「好像發生車禍了!」

 

「不知道有沒有人受傷?」

 

大家議論紛紛,林飛揚趕緊和雜貨店老闆借電話,打給消防隊的(註5)。

 

「叔叔你好,在XX路這裡的雜貨店附近,發生了車禍,好像有人受傷,請你們趕緊派救護車過來好嗎?」林飛揚說清楚了地點和發生了什麼事,然後就掛上電話。

 

他看到車內好像有人在招手,大家也很想拉那人一把,但是沒有破壞車門或車窗的工具,也是無計可施。

 

林飛揚也沒多想,他將鋁棒拿給雜貨店的老闆,說道:「莊伯伯,請你用這個打破車窗。」

 

莊康健說道:「可是這不是你能靜媽咪送你的生日禮物嗎?弄壞了要怎麼和她解釋?」

 

林飛揚說:「救人第一,我相信我媽咪會了解的,如果是她在這裡,也一定會支持我這麼做的!」

 

莊康健想想也有道理,他對眾人說道:「快讓讓!我來打破車窗!」

 

眾人連忙讓開,他趕緊用林飛揚給他的鋁棒來破壞車窗,果然很快就敲壞了車窗,雖然林飛揚的鋁棒也一點毀傷,但還是可以再拿來打棒球。

 

「請你……救救我的女兒……」一位婦人滿身是血,虛弱的說道。

 

莊康健看到她將一個小女孩護在懷中,所以小女孩並沒有大礙,他將小女孩接過來。

 

而救護車這時也趕到了,他們接手搶救車中的那對夫婦,但是因為傷勢過重,最後那對夫婦還是不幸去逝了。

 

這個可憐的小女孩頓時成了孤兒,由於莊康健自己也已經有孩子了,不太可能撫養她,所以他將小女孩送到慈愛育幼院。

 

「爸爸…媽媽…」小女孩醒了過來,不安的呼喚著她的父母。

 

「可憐的孩子,妳爸媽他們上天堂了。」汪能靜對她說。

 

「阿姨,什麼是天堂?天堂在哪裡?我要去那裡找爸爸媽媽。」一個四歲的小女孩,怎麼會懂得什麼是死別?

 

這時林飛揚走過來,小女孩看到他,主動的走過去對他說:「飛揚哥哥,你知道天堂在那裡嗎?你能帶我去那裡找爸爸媽媽嗎?」

 

「佳欣妹妹,那是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,我們現在還辦法去哦;乖,等我們長大以後,飛揚哥哥再帶妳去好嗎?」林飛揚伸出手要和她打勾勾。

 

俞佳欣也伸出小手,和他打勾勾,汪能靜看到這一幕,眼淚不停的流著。

 

而這一打勾勾,也讓林飛揚和俞佳欣的人生有了交集……

 

 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「飛揚!」俞佳欣高興的投入林飛揚的懷中,時間過得很快,如今她也是國中一年級的學生了。

 

而林飛揚也已經國三了,當初丁振興極力的推薦,讓他得以加入篤行國小的少棒隊。

 

事實證明,丁振興果然沒看走眼,林飛揚在得到更專業的訓練之後,果然進步的更快,六年下來,只要林飛揚一上場,就一定會贏得比賽。

 

「佳欣,妳怎麼來啦?不是要月考嗎?妳不讀書行嗎?」飛揚不著痕跡的避開她的磨蹭,不是他不喜歡俞佳欣了,而是她已經開始長大了,已經有小女人的雛型了。

 

再這樣下去,林飛揚可不會擔保,自己會忍不住提早「吃」了她,畢竟二人還年輕,也還沒有結婚。

 

汪能靜當然是很高興他們在一起啦,可是也不忘叮嚀林飛揚,要他等到二人都有辦法養活自己時,再把俞佳欣娶來做老婆。

 

「我考試已經結束啦,知道今天你們『戲院』有比賽,所以就專程跑來看你比賽囉。」俞佳欣拿下背包,然後打開背包,裡面裝的都是林飛揚愛吃的食物,還有一壼開水。

 

「是西苑啦,不是『戲院』。」林飛揚也知道她在開玩笑,所以也笑笑的和她說著。

 

「佳欣,妳又來替飛揚加油啦。」黃文昌熱身完畢,走了過來。

 

他和林飛揚一起長大,也一起就讀同一所學校,但是家中只給他這三年的自由,之後就要他專心唸書了。

 

所以他特別珍惜這最後能打棒球的最後一年。

 

「是啊,我是他女朋友又兼未來老婆,一定要來替他加油的啦。」俞佳欣很自然的說道。

 

因為她從懂事以來,就知道林飛揚對自己很好,所以早就下定決心,一到適婚年齡後,她就要嫁給他。

 

「飛揚,真羨慕你,還可以繼續打棒球,而且還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做妳的啦啦隊。」黃文昌說道。

 

「文昌,你真的不能再繼續打棒球了嗎?」林飛揚有點替好友惋惜。

 

「是真的,因為我爸爸希望我未來能接掌他的公司,所以叫我今年畢業後,就要專心讀書。」黃文昌有些感嘆。

 

但是已經夠了,至少他曾經能盡情的在球場上奔跑,和隊友們一起共嚐勝利的果實……

 

至少他曾擁有過夢想,這樣就很值得自己一輩子回味了。

 

「那麼你要記住院長奶奶的話,即使未來遇到了困難和挫折,也永遠不要放棄希望!」林飛揚拍了拍黃文昌的肩膀道。

 

「我一定會記得她的話,永遠不會放棄希望的!」黃文昌說道。

 

「對了,今天是友誼賽,知道對手是那一隊了嗎?」俞佳欣問道。

 

「知道啊,今天是和復興商工的友誼賽。」林飛揚答道。

 

「復興商工不是高職的學校嗎?怎麼能和國中的球員比賽?」俞佳欣有點訝異的問。

 

「他們學校有附設國中部,又和我們學校結為姊妹校,所以自然可以來場友誼賽囉。」黃文昌解說道。

 

「那這樣他們就可以派高職部的選手上場,這樣比賽會公平嗎?」俞佳欣有些不平的說。

 

因為她知道,高職的學生身體更加成熟,所以體力更加好,同時也更能投變化球來對付打者。

 

林飛揚一點也不以為意,他說:「這樣不是也挺好玩的嗎?能和更厲害的對手來場比賽,即使只是友誼賽,不也是讓自己成長的一個機會嗎?」

 

「沒錯!飛揚說得對,能夠和這麼厲害的對手比賽,而且這一場又是我的最後一場比賽,這樣才有意義,不是嗎?」黃文昌說道。

 

俞佳欣看著他們倆臉上興奮的表情,似乎也明白了他們倆的想法。

 

「林飛揚,想不到我們又見面啦。」一道聲音從林飛揚他們三人的身後傳來,他們轉頭一看,竟然是謝安鑫!

 

「是你啊,看來等一下的投手就是你囉。」黃文昌說道。

 

「沒錯!我可是又多練了好幾種球路呢。林飛揚,你等著瞧!我今天一定會一雪前恥!」謝安鑫很有自信的說。

 

等他離開三人的視線後,俞佳欣才說:「飛揚,原來他就是你六歲時,曾經被你打敗的人啊,看起來不怎麼樣嘛。」

 

「佳欣,不可以小看他!」林飛揚頓了一會又說:「能坐穩復興高工王牌投手的,可說是真正有實力的人。」

 

「的確呢,佳欣,我聽說謝安鑫他的直球可以飆到140,再搭配他拿手的曲球,以及銳利的滑球,很容易就解決打者,而且這打者也是名強打者呢。」黃文昌也認為的確不能輕敵,畢竟他們已經很久沒再碰上謝安鑫了。

 

「我還是對你有信心的,飛揚,你一定要再贏他一次哦。」俞佳欣說道,她對林飛揚的信心也是其來有自。

 

她知道林飛揚除了天份之外,還有他一直很努力的練習,所有教練以及學長所教的,他都會一練再練,直到練得很熟為止。

 

所以她相信,林飛揚一定會再次贏得勝利的。

 

二隊各自熱身之後,主審向二隊的教練再次確認名單,然後廣播宣佈了這次的選手棒次及守備位置。

 

果然謝安鑫是今天的先發投手,他同時也擔任第四棒,這表示他的攻擊能力也有一定的水準。

 

教練也把林飛揚排在第四棒,其他隊友也沒有意見,因為飛揚這時已經是隊長了,同時又會投和打,最主要是他個性很好,不會因為自己有點小成就而自大。

 

比賽開始了,西苑今天先攻,第一棒就是黃文昌,他站上打擊區,心想:「來吧!就讓我看看你成長了多少!」

 

「比賽開始!」主審一聲令下,正式展開了比賽。

 

謝安鑫投出第一球,是二縫線直球,球以極快的速度進壘了,但是黃文昌一點也不畏懼,因為林飛揚的球更快!

 

所以他看準了球,將棒子一揮,球就從一二壘之間穿了出去,形成一隻一壘安打。

 

「好耶!真不愧是第一棒,果然上壘率很高啊!」俞佳欣為黃文昌喝采。

 

黃文昌站在一壘上,脫下頭盔向她致意。

 

接下來輪到第二棒,謝安鑫投出較低角度的曲球,讓他打成正向二壘手的滾地球,二壘手輕鬆自踩壘包再傳一壘,形成了一個標準的雙殺。

 

「喂!留一手的!看準了球路再揮棒好嗎?」俞佳欣對第二棒說。

 

這人名叫劉義守,她給他取了個諧音的綽號──「留一手」,他也笑笑的欣然接受。

 

「西苑中學目前二人出局無人在壘,接下來輪到第三棒遊擊手,姜秉賢。」

 

「加油啊,薑餅!給他來個二壘安打!」俞佳欣對他說道。

 

謝安鑫投出滑球,姜秉賢看準球路,將球打飛到左外野,落地形成了一隻二壘安打。

 

「薑餅你真行耶!等一下我做你愛吃的菜請你吃。」俞佳欣高興的說。

 

原來林飛揚的好人緣有一大部分是來自她,俞佳欣自小就很受大家的愛護,這一群男生都把她當成自家小妹般疼愛,而她在學會烹飪後,也經常煮好料的,來請他們吃。

 

大家都說林飛揚真是有福氣,要他長大以後一定要娶俞佳欣,也就是因為這樣,俞佳欣就更加喜歡他們了。

 

「接下來,輪到了西苑的投手兼第四棒,林飛揚。」

 

「好耶!飛揚!來個全壘打吧!」俞佳欣對著親親男友說。

 

林飛揚在心中無奈地笑,這妮子也被院長奶奶給「帶」壞了,能靜媽媽也很寵愛她,也養成了她活潑開朗的個性。

 

「林飛揚,我終於等到這一刻了!來吧!讓我們一較高下!」謝安鑫在心中說道。

 

謝安鑫再度投出快速直球,林飛揚也是先看了一球。

 

「好球!」主審喊道。

 

「怎麼啦?被我的球嚇到了嗎?」謝安鑫忍不住向林飛揚說道,有些挑釁的意味。

 

林飛揚也不理他,謝安鑫再度投出第二球,林飛揚此時出棒揮擊了!

 

「鏘!」鋁棒發出清脆的聲音。

 

球一直往全壘打牆處飛,三壘審舉起右手的食指,轉了一圈。

 

「哇!飛揚!你真的好帥啊!我愈來愈愛你囉!」俞佳欣邊高興的大叫,邊向他拋飛吻,這可是他才有的獎勵哦。

 

謝安鑫不敢相信,自己明明已經很努力的練習了,可是為什麼還是會讓林飛揚打中球心?

 

他還記得教練稱讚自己:「安鑫,你已經把我所會的都學去了,在同年級中,就屬你唯一有這本事。」

 

但是,他發現林飛揚更加厲害!而且就像上次一樣,只看了自己的球路一球,就這麼一球而已!

 

他也有問過教練,教練聽了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對他說道:「孩子,世界上有所謂的天才,和後天努力鍛鍊的,你是屬於後者;而你所說的林飛揚,就是那種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!」

 

現在,他終於了解,自己真的太過容易自滿了!

 

看來,自己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呢。

 

看著林飛揚臉上沒有一絲驕傲,跑回本壘接受隊友的迎接,他不得不對林飛揚叫道:「飛揚!」

 

林飛揚聞言轉身看向謝安鑫,謝安鑫滿臉笑容,脫下帽子向林飛揚致意。

 

「謝謝你!你讓我學會了二件事,那就是『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』;以及『不要自滿,要一直進步』,謝謝你!」說完,他對著林飛揚微笑。

 

林飛揚也脫下頭盔向他致意,友誼,在二人之間萌芽了。

 

接下來的幾局之間,大家都很認真的打。

 

俞佳欣看著認真的這些男生,也很投入的為他們加油,而且不分敵我,只要有好表現,她就替那人加油。

 

當然啦,她最賣力加油的還是林飛揚囉。

 

比賽就這麼結束了,最後是以和局收場,但是大家都玩得很盡興。

 

「好啦,大家今天都辛苦了,我等一下就做好吃的犒賞你們!」俞佳欣說道。

 

「好耶!」西苑隊員一陣歡呼。

 

「我也可以參加嗎?」謝安鑫有些靦腆的說。

 

「好啊,人多一點更熱鬧,同時也歡送黃文昌。」林飛揚說道。

 

「歡送?!這是怎麼一回事啊?!」謝安鑫有些納悶。

 

「等一下邊吃邊說吧。」林飛揚說道。

 

 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「原來是這樣啊,文昌,你打得也不錯呢,就這麼不再繼續打下去,實在是很可惜呢。」謝安鑫有些替黃文昌惋惜。

 

「沒關係啦,其實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,這十幾年已經足夠我回味一生了,至少我曾經擁有過,這樣我就不會留下遺憾了。」黃文昌微笑的說。

 

「安鑫,你高二了,也快畢業了,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呢?」林飛揚問道。

 

「我可能會選一所有棒球隊的大學讀吧,看來看去,或許會選擇台體吧。」謝安鑫答道。

 

「很明智的選擇,台體的確是體育的專門學校,它的師資都是數一數二的好。」俞佳欣支持他的想法。

 

因為林飛揚也這麼想呢,所以她也覺得謝安鑫是個聰明人。

 

「那麼我們就可以做學長學弟囉。」林飛揚說道。

 

「你也想讀台體啊,那真是太好啦,從今天開始,我可不太想再成為你的敵人囉。」謝安鑫說道。

 

「喂!喂!今天我是主角呢!」黃文昌微笑的說。

 

林飛揚和謝安鑫互看了一眼,把豬腳塞入黃文昌的嘴巴中。

 

「好!就讓你做『豬腳』!」二人同時說。

 

俞佳欣在一旁看著三人,她笑得好開心。

 

「驪歌初動,離情依依……」

 

又到了鳳凰花開、驪歌響起的季節,這一刻對所有的畢業生來說,是一個互道珍重的時刻。

 

因為不是每一個人,都能進入同一所高中、五專或高職,所以畢業典禮的現場充滿了離情依依。

 

「各位畢業生,校長今天很高興也很捨不得,高興的是,你們從今天起又要邁向人生的新旅程;捨不得的是,你們要離開本校了。」

 

原本女生們就已經快掉淚了,被校長這麼一催淚,紛紛忍不住小聲的哭了起來,更加深了現場的離情。

 

好不容易,畢業典禮結束了,俞佳欣獻花給林飛揚,並吻了他的臉頰一下。

 

黃文昌大呼不公平,嚷著他也要。

 

俞佳欣推出一個「霉女」來要吻他的臉,黃文昌連忙飛也似的跑走了,惹得這對小情侶哈哈大笑。

 

「飛揚,恭喜你畢業了。」謝安鑫也帶著花束來,他的身邊也有個女孩,那也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孩。

 

「安鑫,謝謝你啦,這位是?……」林飛揚問道。

 

「哦,她啊,是我的女朋友,名叫徐采薇;采薇,向我的好友及他的女朋友打聲招呼。」謝安鑫說道。

 

「你們好,很高興認識你們。」徐采薇靦腆的向二人打招。

 

「妳好。」林飛揚向她點點頭。

 

「妳們還真是速配呢,站在一起就好像真的夫妻哦。」俞佳欣由衷地說道。

 

只見徐采薇的臉迅速地紅了,謝安鑫摟著她,說道:「我今生已經認定她了,屆時如果結婚,我希望你們倆能來做伴郎和伴娘。」

 

「這絕對沒有問題的,我們到時一定會去的。」林飛揚承諾道。

 

遠方還隱約的傳來黃文昌的呼喊:「哇!不要過來啊!」

 

年輕,真好!

 

註4:長打是指二壘安打、三壘安打以及全壘打。

 

  註5:消防隊不只有救火哦,他們還負責聯絡救護車到現場處理傷患;還有捉蛇、摘虎頭蜂窩等。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樹 的頭像
正樹

正樹烏鴉的巢

正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