緣起

  

「哇,美惠,妳快生了吧?肚子這麼大啦?」一位少婦推著嬰兒推車,對隔壁的太太問道。

 

「是啊,下個月就是預產期了,玉蓮,妳兒子也好可愛呢,看來將來應該是個小帥哥哦。」謝美惠一臉幸福洋溢的輕撫肚子,同時並稱讚隔壁的孩子。

 

「那有啦,我只希望他能平安健康的長大就好囉。」張玉蓮心花怒放,但是卻謙虛地說。

 

「對了,我們是好同學又是好鄰居,我突然有個想法。」玉蓮又說。

 

「是什麼想法呢?玉蓮妳儘管說吧。」美惠開始好奇起來了。

 

「如果妳生的是兒子,那就讓他們結為異姓兄弟,好彼此以後有個照應。」玉蓮微笑著說。

 

「如果我生的是女兒,那就讓我們永為秦晉之好,以後就是親家囉。」美惠接著微笑道。

 

在嬰兒推車中的小男孩,就這樣有了個小小未婚妻……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兩小無猜

 

「益民哥哥……」一陣稚嫩的呼喚聲響起,然後一個長相甜美的小女娃撲入她所熟悉的懷中。

 

郭益民一把抱住自己的小未婚妻楊天馨,開心地在她臉上親了幾個響吻,楊天馨也熱情的吻著他的臉頰。

 

這是二人每次見面都會做的動作,二人雖然不太清楚什麼是未婚夫妻,但是二人從小就玩在一起,感情好到不行。

 

張玉蓮和謝美惠看著他們,臉上也是一臉愉悅,她們相信,如果讓自己的孩子們自然的相處,以後感情就會很堅固了。

 

楊天馨從懂事以來,就只喜歡和郭益民玩,其他的臭男生她可沒看在眼中呢!就算他們千方百計的想找自己出去玩,她就是一律不理他們。

 

而郭益民也是很喜歡楊天馨,他知道自己的小未婚妻長得很討人喜歡,所以更加的對她好,媽咪一有什麼好吃的,他都先分給她吃。

 

「益民哥哥,你看,那裡好像有什麼在動?」天馨指著不遠處的草叢。

 

益民定睛一看,彷彿那草叢中真的有什麼在動著,他對天馨說:「天馨妹妹,阿民哥哥過去看一下,妳在這等我哦。」

 

畢竟他是男孩子,爸爸說男孩子就是要保護女孩子,更何況他還不確定草叢中的是什麼,萬一讓他可愛的天馨妹妹受傷,他可是會捨不得的呢。

 

天馨乖巧地點了點頭,她站在原地等著益民。

 

益民緩緩地靠近草叢,首先入目的是一個紙箱子,他再往箱子中一看,是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小狗!

 

確定這小東西不會對天馨造成危害之後,他才轉頭對天馨說:「天馨妹妹,快來看,這裡有一隻小狗狗哦。」

 

天馨聞言,很快走了過來,當她看到那隻小狗時,她的同情心又氾濫了。

 

「益民哥哥,牠好可憐哦,沒有爸爸媽媽,牠會死翹翹的,我們當牠的爸爸媽媽好不好?」天馨捉著益民的手,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。

 

「這……」益民有些為難了,因為他知道愛乾淨的媽媽可能不會答應,可是他又捨不得讓天馨失望。

 

有了!他想到一個好辦法了!他在天馨的耳旁說了幾句話,天馨也點點頭表示同意。

 

原來他向天馨建議,去和她的媽媽謝美惠央求,因為他知道美惠媽媽的心腸也很軟,一定會答應的。

 

果然,這隻小狗被收留在楊家,這一年,他們四歲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尷尬的青春期

 

時光如過隙之白駒,一眨眼就過了好幾年。

 

益民和天馨也已經進入青春期了,這時候二人都開始發育了,天馨小時候就已經是個小美女了,而現在出落得更加標緻,從抽屜中一堆的情書就可知她的行情,但是她都置之不理,還是一心的喜歡著她的益民哥哥。

 

益民也是長得俊逸挺拔,不但會讀書,運動更是一級棒,自從他加入籃球校隊之後,他們學校就經常得到冠軍。

 

這樣的表現自然也受到全校女生的青睞,很多女生都向他示愛,但是他都冷眼相待,只有當天馨出現在他眼前時,他才會變得「有人性」許多。

 

「汪汪!」雪麗在天馨的腳邊繞來繞去,牠這時也是一隻老狗了,自從牠被帶回楊家之後,受到極好的照顧,天馨有時還會抱著牠睡呢,益民知道後有些吃牠的醋,還說幸好雪麗是母的,要是公的,看他不把牠宰來做三杯才怪!

 

「好好好,雪麗乖哦,等媽咪換好衣服就帶你出去玩。」天馨邊換衣服邊對雪麗說。

 

真是的,罩杯又緊了一點,是該再換更大一點的了,天馨在心中想著。

 

「天馨妹妹,妳好了沒……」益民打開房門一看,看到天馨半裸的玉體,差一點沒流鼻血!

 

「啊!益民哥哥是色狼!」天馨害羞的大叫,益民趕緊退出房外,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啦。

 

不過……那誘人的曲線……該死!自己的小兄弟竟然有了反應!益民趕緊衝到廁所去,好平息那反應。

 

「益民哥哥,你在哪裡?」天馨雖然有些生氣,但是她總是很快就消氣了,因為自己也有錯,從現在開始要提醒自己一定要鎖門。

 

「我在廁所,妳先別進來,我馬上好。」益民深呼吸了幾下,好不容易才使小兄弟安分下來。

 

他走出天馨家的廁所,只見天馨臉上還有點紅潤,他不好意思地捉了捉頭髮,說道:「那個…天馨妹妹,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啦。」

 

天馨也害羞的低著頭說:「我也有不對,忘了要鎖門。」

 

「所以,妳不怪我?」益民試探的問道。

 

「我怎會怪你呢。」天馨抬起頭,對他漾出一個甜美的笑容。

 

「那麼,走吧,雪麗已經在樓下等我們囉。」益民伸出手,天馨也伸出手,二人快樂的牽著手,一起走下樓去。

 

到了公園,二人親密的牽著手,突然,天馨看到不遠處有一個老人,他衣衫襤褸,吃力地扛著一大袋資源回收,這可憐的模樣又讓她的同情心開始氾濫…

 

「益民哥哥……」天馨拉了拉益民的手,益民不禁內心一陣感嘆,相處了十四年,他怎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?

 

「知道了啦,我會幫那位阿伯的。」益民走過去,和老先生說了幾句話,只見老先生一臉欣慰,然後就讓益民幫忙拿那一袋了。

 

「謝謝!謝謝!」老先生不斷向益民道謝。

 

「阿伯,你不用謝我啦,要謝就謝她吧。」益民有些害羞的說,並指了指身旁的天馨。

 

「這位美麗又好心的小姑娘是你女朋友嗎?」老阿伯看了看天馨,向益民詢問道。

 

聽到有人稱讚自己的女友,益民內心很是高興,答道:「是啊,阿伯,她不但是我的女友,也是我的未婚妻呢。」

 

益民見不遠處有台三輪車,上面也堆了一些回收物,於是他幫忙將手中那袋拿上三輪車,並綁好它。

 

老阿伯微笑的點頭,又說:「年青人,你有福氣哦,一定要好好珍惜她,她可是有幫夫運的。」

 

幫夫運?!是什麼意思?益民正想再追問時,只見那老阿伯已經跨上三輪車,載著那袋回收物走了。

 

而益民始終想不透,什麼是幫夫運?

 

這一年,他們十四歲。 二人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人生呢?會有什麼樣的變數產生?請繼續期待續集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樹 的頭像
正樹

正樹烏鴉的巢

正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