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前情提要)話說安泰和秀娘終於和不負責和好自私狹路相逢了,接下來這二個惡魔又會做出什麼事呢?

「二位請慢慢聊。」秀娘在做完替二人介紹及穿針引線的工作後,就把時間交給今天的主角──陳天祿和曾美勤。

  

她離去時,偷偷地對美勤做了個加油的手勢,也順便趁機把紅線繫在二人的身上,然後才走出面談室。

 

美勤害羞的不知該說什麼話題來和他聊天,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著,怎麼辦?好緊張呢。

 

「那個,曾小姐。」還是天祿先開口,畢竟他比較大膽一些。

 

「是,陳先生。」她回應道,不知道他接下來會說什麼呢?

 

「謝謝妳,謝謝妳經常做飯菜給我吃,真的很好吃呢。」天祿真誠的說出內心的感謝之意,並對她微笑致意。

 

「真的嗎?真的很好吃嗎?」美勤問他,怕他只是為了安慰自己才如此說。

 

「是真的很好吃哦,我常在想,如果我能娶到像妳這樣的妻子,那就是我最大的福氣了。」天祿真摯地看著她,說出自己的心意。

 

「陳先生……你是真心的嗎?」美勤有些不敢置信,她再次確認他的心意是否真誠無偽。

 

「是真的,曾小姐,哦,該叫妳美勤才對,我是非常誠懇的,所以,請妳給我一個機會,讓我們以結婚為前提,正式交往好嗎?」天祿情不自禁的握著她的手說道。

 

「好…好的,就讓我們以結婚為前提,正式的交往。」美勤也沒反對的任他握著自己的手。

 

「嘿嘿,想不到這個陳天祿還真是『黑矸仔底豆油』呢,看來再過不了多久,我又可以替人間多造就了一對佳偶。」秀娘笑的好得意。

 

「心愛的小紅娘,我又來找妳啦。」一陣非常熟悉的聲音在秀娘身後響起,又來了,又是那個胡曉雯。

 

不,正確來說是卜福澤才對,他又來「勾勾纏」了。

 

秀娘真是快受不了「她」,要不是怕用法力直接驅趕會傷害胡曉雯,她還真想直接送那傢伙幾「張」五百。

 

「拜託你別再來煩我了好嗎?我不喜歡你這副不男不女的樣子。」秀娘直接拒絕道。

 

「沒關係的嘛,現在同性之愛愈來愈被支持啦,還有的國家立法讓他們可以結婚呢。」卜福澤說道。

 

「就算你恢復成男兒身,我也不會喜歡你的,絕不!Never!你聽懂了沒有?」秀娘幾乎可說是用吼的在說話了。

 

此時她們婚友社這一棟大樓的警衛趕過來,問秀娘道:「洪小姐,怎麼了?」

 

秀娘見救兵來到,對他說:「這位『小姐』騷擾我,你打電話找女警來『請』她出去吧。」

 

「哦,好的。」警衛拿起電話做勢要撥打,卜福澤這才倖倖然的掉頭就走,臨走前,他不忘放話說:「我不會死心的!」

 

秀娘心想,今天該不會是農民曆上記載的凶煞日吧,等下回家記得要做法去去霉氣。

 

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「嗯……」安泰仔細的看著檢驗報告,以免看錯會招來醫療糾紛。

 

「甄醫師,檢查的結果如何?」來做檢查的這位太太比自己的先生更著急,因為她和先生結婚將近十年,都一直未能懷孕,有位姊妹淘也是和她一樣,在來看了甄安泰之後就順利懷孕了。

 

因此她不久前和丈夫一起來,那一晚她老公彷彿變了個人似的,要了她三次之多。

 

然後又過了一陣子,她發現自己有害喜的症狀,就又叫她老公帶她來做檢查,好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懷孕。

 

安泰臉上露出微笑,回答道:「恭喜妳!林太太,妳真的懷孕了!胎兒很健康正常。」

 

夫妻倆得知這好消息,都高興的合不攏嘴,一直向他道謝。

 

其實那一次他們夫妻倆一起來時,安泰看了一下,確認倆人今年才會有子嗣,而且最佳時機就是那一天。

 

所以他就小小的對男的施了一下法,讓他龍精虎猛,接著就是讓註定成為他們孩子的投胎到女的身體中囉。

 

「林先生,如果你有抽煙的話,最好立刻戒煙,這對胎兒可是有很大的影響,會造成胎兒發展不良,甚至還可能會讓他畸形。」安泰看出這位林先生是個老煙槍,才會如此說。

 

「哦,好的,沒問題!我一定會戒煙的!甄醫師,其他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嗎?」林先生問道。

 

「像是要注意你太太的營養,我等一下會叫營養師開一張單子給你,上面有一些適合孕婦吃的;再來就是要定期做產檢。」安泰交代道。

 

「這個也沒問題,就算是請假我也一定要陪我太太來做產檢。」林先生深情地注視著妻子,然後小心且溫柔的扶著她走出診間。

 

看著兩人幸福的表情,安泰也有點羨慕他們了,他看了看病歷表,確定後面沒有人在候診,這才走出診間往新生兒區去。

 

來到新生兒區,看著那些純潔天真的小baby們,安泰內心又不禁感嘆:「這些孩子真的很可愛呢,我真搞不懂為什麼有些人千方百計、找盡藉口,就是不想生孩子?」

 

「我親愛的大帥哥安泰,我來看你囉,嗯啊~~~」不用回頭,安泰就知道郝緻詩又來糾纏不清了,他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似的,閃過那花痴女的「撲吻」攻擊,讓她去撞牆。

 

「唉喲,會痛呢,你怎麼不讓人家親一個嘛。」郝緻詩揉著頭,還好牆壁上有用軟墊,沒撞的頭破血流。

 

「免了,我可不稀罕妳的親親,而且要親也該親妳現在的老公吧。」安泰想也不想的就對她毒舌,要她的親親?呃…那他還寧可要秀娘的。

 

「唉呀,別不好意思啦,我知道你心裡一定是千百萬個願意的厚。」她的臉皮可能非常厚,厚到原子彈都轟不破。

 

「妳別在那裡繼續糾纏我了,我是絕對不會喜歡妳的!」安泰此時也很想送她幾下「降龍十八掌」。

 

此時護理長MISS黃走過來,對郝緻詩說:「妳別繼續糾纏甄醫師了,他已經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友了,妳再不走我就『請』妳走。」說完還做出折手指的動作,看起來殺氣騰騰。

 

「好…我走就是了,不過我不會放棄的!除非你真的結婚!」郝緻詩也趕緊閃人,以免真的被人「請」出醫院。

 

「多謝妳替我解圍啦,MISS黃。」安泰向她道謝,畢竟人家可是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呢。

 

「不用客氣啦,甄醫師,不過她這樣三天兩頭的來煩你,你如果不趕緊想個對策,那可是沒完沒了的。」她向安泰建議。

 

「我知道,謝謝妳的提醒。」安泰再次道謝,內心想著該如何擺脫這煩人的糾纏。

或許,他該和秀娘好好的商量一下,因為他也知道,卜福澤應該也一直纏著秀娘。 究竟安泰和秀娘二人會有什麼計畫呢?他們要怎麼對付這二個令人頭痛的惡魔呢?請繼續期待續集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樹 的頭像
正樹

正樹烏鴉的巢

正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